<output id="7dpv1"><i id="7dpv1"></i></output>

<form id="7dpv1"></form>
<track id="7dpv1"><strike id="7dpv1"></strike></track>
<em id="7dpv1"><ruby id="7dpv1"></ruby></em><form id="7dpv1"></form>

<form id="7dpv1"><i id="7dpv1"><ol id="7dpv1"></ol></i></form>

    <track id="7dpv1"><b id="7dpv1"><i id="7dpv1"></i></b></track>
    <form id="7dpv1"><dl id="7dpv1"></dl></form>

      <nobr id="7dpv1"></nobr>

        線上提交翻譯需求

      1. 00.00 HKD
      2. 0000-00-00
      3. 您現在的位置:博文首頁 > 翻譯資訊 > 翻譯時不要統統把譯文變成中國味

        翻譯時不要統統把譯文變成中國味

        時間:2012-10-23 16:09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2012年10月23日,據博文深圳翻譯公司瞭解到,林文月,1933年出生於上海日本租界,啟蒙教育為日文,至小學六年級返歸臺灣,始接受中文教育。1959年畢業于臺灣大學中文研究所,同年留校任教,至1993年退休。曾于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史丹福大學、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擔任客座教授。曾二度獲得中國時報文學獎(散文類)、翻譯成就獎等。

        南都訊 記者趙大偉上週六,臺灣建築師郭思敏來方所舉行“形,和他的遊戲”雕塑展,跟她一起到來的,還有她的母親林文月。周日下戰書,79歲的林文月站在講臺上,輕聲細語,把她翻譯《源氏物語》的過程對讀者娓娓道來。

        本月25日,林文月受北京大學之邀請,將舉行名為“擬古從《江灣路憶往》到《我所不熟悉的劉吶鷗》”的講座,在方所的講座結束之後,林文月接受了南都記者的專訪。

        翻譯需敏捷,需翻譯出語調

        南都:你在《源氏物語》序言中說,翻譯避免陷入現代化,尤忌外來語法羼入?

        林文月:實在我們現在的糊口裡面不知不覺就受到外來語影響,可是在翻譯1000年以前的文學時,我不可以用現在這種的音調來翻譯。這是一個原則。我們現在良多文法受到歐美語影響,不知不覺認為它是我們很老的一種語言。

        南都:講座中你說,翻譯也要特別留意日文調子的題目?

        林文月:我覺得翻譯的人比一般的讀者更敏捷,你不是只把它的內容看懂了就行。人生的主題也不外是生老病死、悲歡哀樂,可是你怎麼把它講出來,你用什麼樣的語調講出來很重要。好比我翻譯《源氏物語》,後來我也翻譯《枕草子》。這兩個女性的個性不一樣,表達的方式也不一樣?!对词衔镎Z》很委婉、纏綿、華麗??汕迳偌{言比較率直,比較剛烈,所以我不能夠把這兩個作者翻譯成同樣的味道。實在我也比較不輕易掙脫我自己,可是我儘量試著去把我感慨感染到的這個人的表情或者聲音表現出來。

        南都:在整部作品的翻譯風格上,如何對比你與周作人翻譯上的差別?

        林文月:我並不想把《源氏物語》變成21世紀的,我想呈現它的11世紀。實在當時(翻譯前)我沒有看到周作人翻譯的《枕草子》,沒有看到豐子愷翻譯的《源氏物語》,也是不幸,也是幸,不然我根本不敢提筆了。所以也好,後來我才看到,比較比較看,是有些不同。我覺得可能中國人,比較老派的,讀豐子愷先生(的譯本)會覺得比較愜意,由於很像我們看的宋人話本那樣的。

        南都:你會不會發現他們的局限性?

        林文月:誠實說我覺得豐先生太左袒中國人?;蛘咚緛硐雽懡o中國人看的。我也是想要先容給中國人,可是我但願他不要認為那個時代就是中國的話本的時候,它沒有“話說什麼”,沒有這樣的句子。在中學的時候我看了良多外國小說的翻譯,我覺得俄國的書有俄國味道,法國有法國味道的。這樣子我覺得才是我在看的,不要通通變成中國的味道。

        談文學,回家掃地、煮飯

        南都:你的摯友林海音、齊邦媛如今

        南都專訪

        也為內地讀者熟知,如何看待女性視角?

        林文月:實在我沒有做過男性,我不知道男性是什麼觀點。我覺得我自己在講臺上,在書房裡的時候根本沒有想到我是什麼性別。也有人說我翻譯《源氏物語》比較佔便宜就是由於我是一個女性,豐子愷不是,這是讀者的判定,我自己不知道??赡苡邪?,有的話實在也不是有意識的。

        我跟林海音、齊邦媛的確是好朋友,還有另外一個叫殷張蘭熙,殷之浩的太太。我們四個人經常會在一起,隔一段時間就聚聚,我們的話題不是很女性的那種,我們講的都是文學翻譯的種種題目。我覺得我們喜歡關心文學周遭的事情,可是我們並沒有特別的標新創新女性之上,這個沒有,我們回家仍是掃地、煮飯。

        南都:你會看村上春樹一些流行的作家作品嗎?

        林文月:誠實說我不大看。當然偶然看,會。但是我寧可看它的原文。

        南都:前段時間對林少華翻譯村上春樹有批評,有人說他個人創作的成分太多。

        林文月:翻譯要挑毛病是很輕易的,日本人自己的學界就有不同的意見,我有的時候也會遇到,我的方法就是把我比較同意的翻出來,可是我會在注解上說,這個又有一說。

        豐子愷也沒有像林少華這樣做。豐子愷只是表現的方式上,不用“從前”,經常說“話說”。我不要用宋人用的一種詞。不外我很佩服周作人、豐子愷,在中國還沒有走出來(的時代),他們居然做這麼大的工程。

        【溫馨提示】如您遇到翻譯難題或者有翻譯需求,可立即撥打全國免長途費諮詢熱線:2381 8268(一生我幫您?。┪覀優槟峁┙鉀Q方案,更多詳情請流覽:

        博文翻譯公司品牌網站:http://www.bowwin.com/

        博文翻譯公司產品網站:http://www.4008813580.com/

        巨茎中出肉欲人妻在线视频

        <output id="7dpv1"><i id="7dpv1"></i></output>

        <form id="7dpv1"></form>
        <track id="7dpv1"><strike id="7dpv1"></strike></track>
        <em id="7dpv1"><ruby id="7dpv1"></ruby></em><form id="7dpv1"></form>

        <form id="7dpv1"><i id="7dpv1"><ol id="7dpv1"></ol></i></form>

          <track id="7dpv1"><b id="7dpv1"><i id="7dpv1"></i></b></track>
          <form id="7dpv1"><dl id="7dpv1"></dl></form>

            <nobr id="7dpv1"></nobr>